S.J.D.生活札記

關於部落格
站在學術巨人的肩膀上看世界,看到的只是自己的渺小跟不足。杵在美國法學院之一隅,學到的不只是知識,更有許多對生活的智慧.........Indiana University-Indianapolis
  • 177139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台灣律師社會地位比美國律師高?

美國社會跟文化遍滿了當初基督教思想建國的影子,不管現今美國社會如何的沈淪,基本教育體系所建立的價值觀仍然是存在,就是對工作的尊重。你可以不喜歡這個工作,但是不會因此而否定一個工作。他們所看重的是在工作上的專業性,一個農夫、木匠或清潔工,並不會羞於啟齒他的工作。當然醫師、律師等高薪的工作,對美國來說當然是一個好的職業,但是也僅限於如此,社會整體並不會對律師這行業有多高深的崇敬。因為美國是高度法治的社會,律師因為本身專業的關係,將會有更多的議題可以發揮,去參與或影響權力當局,以及影響他們周遭社會的人事物。當他們贏得人們的尊重,只是因為在這一角色或議題上的專業,早已跳脫律師這一角色。 再者,律師在美國是一個相當普及化的一個專業工作,每個政府機關都雇用幾百個律師當工作人員,例如稅捐機關的審查員,一般都有律師的資格,以應付這種頗專業性的工作,聯邦政府部門就更不用說,光一個司法部門,所雇用的具律師資格的職員更是高達七、八百人。這是一個很普遍的專業工作,對照社會各階層的工作,對美國人來說律師並無特別的意義。 若是以台灣一般普羅百姓的觀點來看,大家會覺的律師是很高薪的工作,但是當一般人見到律師時,所表現出來的敬意,只是因為恐懼所引起的敬意,只是害怕去侵犯到擁有這一身份的人物,或是不想去遭遇到任何的算計。整體社會價值觀或教育體系之觀念養成,讓我們只知道他們是上層社會的一員,他們有足夠能力去影響政局或保護自己。社會整體對於律師這一身份並沒太多發自內心的敬意,只是一種不想去冒犯的敬意,說白一點,台灣百姓只是怕律師,沒有人會想要去尊敬律師,沒有人會把律師對社會的貢獻度跟工程師劃上等號,因為實在想不出來一種概念性這行業對帶動社會變遷跟社會服務的貢獻,而不是零星的個別事證。當然,筆者絕對同意每個行業對社會都有貢獻的這種common sense。 當初這位律師回答我說衡量律師社會地位必須針對個人行為去判斷,有些人也是對社會很有貢獻。筆者認為這根本是無法跳脫辯論邏輯的律師思維,筆者不是要以偏蓋全,但是在這議題上,所指的律師當然是一種社會大眾價值觀概念上的律師角色。若是要用這一種個案式比較法辯解,那就陷入社會上有好人跟壞人,全完看你是扮演好人或壞人等這種法律人最愛的辯論邏輯。例如美國法學院會教導學生,什麼是最好的案例,就是50-50的案例,律師站在正反兩方間都有發展空間。以美國律師來說,陳總統最敬佩的美國律師丹諾,他在晚年的一些訪問中也自承,曾經在當年一些著名的訴訟案中教唆證人作偽證,但筆者不認為這些個案會去影響美國人對律師社會地位的評價,美國律師在人們心中就是一種普及化的專業顧問,是一種工作。但是台灣律師給人的感覺就像是自己是一種天職,所代表的是一種正確價值的正義,而不是一種工作,或許他們不認為他們自己有這樣,但是整體言行給人民的觀感就是如此。 律師出現在一般普羅百姓中,所帶來的恐懼的敬畏,是否代表台灣律師的社會地位比美國律師高呢?很值得深思。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