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S.J.D.生活札記
關於部落格
站在學術巨人的肩膀上看世界,看到的只是自己的渺小跟不足。杵在美國法學院之一隅,學到的不只是知識,更有許多對生活的智慧.........Indiana University-Indianapolis
  • 17971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為台灣法律人憂心

當筆者知道這則訊息時,第一個想法就是台灣又逐漸喪失一個將法律人推向國際舞台的新契機。台灣的律師考試相較於美國或是世界大部分的國家來說算是很難考,當然以筆者也沒有通過台灣律師考試的身份實在沒資格評論台灣的律師考試制度,雖然台灣律師考試為什麼不到百分十的錄取率的各種耳語傳說筆者也聽過不少,但是筆者不準備談論這些。 針對美國各州放寬外國執業五年律師可以考Bar這一政策,許多東歐、印度、泰國等這些法學院畢業生幾乎就是當然執業律師的國家真是一大利多,不管國內混的好不好,國內市場競不競爭,至少五年後可以去念一個LLM,多樣選擇的Bar考試,更是在美國就業的一項利基。所以這些律師考試高錄取率的國家,等於是把整個法律人的就業市場給做大,不需要最傑出的也不需要考最低錄取率的Bar也比別人多個機會可以拿一張美國律師執照,當然以美國的自由市場來說,求職自然是各憑本事,但是有一張執照至少是一個基本認證,若是以國際律師常從事的一些領域而論,拿哪一州的律師執照基本上是沒差的,也未必要留在美國執業,但是這張執照至少讓當事者多一些立足國際的機會。筆者就認識幾個考過加州Bar的前後期學長學弟,不是到德州就是到芝加哥工作,根據幾位當事人的說法,執照這種東西,有就好啦哪州都沒關係,做非訟的一些商業相關業務根本沒差。 台灣律師考試的低及格率,不只凸顯認證機關對於台灣法學教育的不信任,在法律人國際化的當口,更是將薪薪學子綁在台灣的禍首。坦白說,台灣優秀的人才很多,通過台灣律師考試接著再通過美國最低錄取率的紐約律師考試對這些人來說都不是問題,美國這一制度改變對這些人來說根本沒差。但是美國放寬律師考試的變革,對於次等優秀的台灣人才則是一致命傷,這些人考不上台灣的律師,當個幾年法務,省吃儉用來美國念LLM,萬一又考不過NY Bar,工作又難找,只好鼻子摸摸又回台灣,講一句很難聽的話,這也是一種類似劣幣驅逐良幣的態樣。優秀人才選擇離開台灣去賺白花花的鈔票,沒辦法的只好回台灣家裡蹲。若是台灣律師考試能放寬一點撇開保護心態,讓這些次等優秀人才多一點機會立足美國,這些人跟其他國家的執業律師比,我敢保證還是很有競爭力的。自由開放的市場,哪裡有前景,人才就會往哪裡流,不用擔心大家都會死命留在台灣執業啦!看著台灣同學義無反顧一年兩次的NY Bar之旅,再看著我那兩光的印度阿三律師朋友正為該壓寶哪一州考試而精心算計時,內心真是悶到極點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